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> 智能产品

“饥饿者”沈南鹏

[ 导读 ] 把自己看得太透的沈南鹏和让别人看不透的沈先生,在这个朱啸虎们锋芒毕露的时代,急脾气的他依然谨慎。

这几年,沈南鹏更低调了,当然,曾经的高调也许是被动的。

在一个渴望成功又充满迷茫的年代,沈南鹏的出现,恰到好处。1967年出生的沈南鹏,在年轻创业者不断涌入、中年投资人扛起大旗的今天,似乎已经老了,但他和他的团队投资的项目正在野蛮生长,在赌下一条又一条赛道后,有人笑称“沈南鹏买下了互联网圈的半壁江山”。

金庸笔下有“桃花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的东邪黄药师,投资江湖里有被称为“投资教父”的东邪沈南鹏。二人皆有“回风拂柳,星河在天”的本事,前者“正中带有七分邪”,后者是成功的创业者、投资人,有时也被称为投机者。

周鸿祎曾这样评价他,“沈南鹏是一个饥饿的人,他看到项目就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,听到一点风声他就会去拼抢,去追踪。”

庆幸,没被聪明反噬

有人说,“沈南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聪明的气息”,沈南鹏的确聪明,但聪明的人太多,能把自己看透的人太少。很多人常常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,很明显,早已功成名就的沈南鹏绕过了这个坑。当然,绕坑的过程是和时间博弈的故事。

在数学竞赛上斩获无数大奖的学生时代,沈南鹏被周围人捧为“数学天才”,成为数学家是他的目标。上海交大毕业后,他选择到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继续深造。可以肯定的是,沈南鹏在那里遇到了更多的竞争对手,原来自己这个“数学天才”也没那么厉害。后来,耶鲁大学商学院出现了沈南鹏的名字,这一次,他找到了把数学天分和极强的思维逻辑组合运用的最优方式。

现在看来,沈南鹏的目标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数学家,他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扬长避短,寻找最擅长的事、最擅长的领域,给勤奋提供一条捷径。

23岁那年,在收到十几次面试失败的通知后,沈南鹏找到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,花旗银行接纳了他。但在1994年以前,沈南鹏在花旗银行的日子并不好过,他会担心不能融入、担心失去工作。在残酷的环境中,沈南鹏像个饥饿者,时刻提醒自己进入角色,哪怕只是增加一颗袖扣。

成为投资人后,沈南鹏身上的这种特质愈发明显。“作为领导者,我们没有选择。”沈南鹏表示,“因为我们是风险投资人,是私募股权投资人,我们只能逼着自己不断思考,三年、五年、十年以后的行业发展会怎么样。”

1999年,硅谷的烟花很美,沈南鹏看到了绚烂背后的想象空间。高级的聪明者不仅能看透自己,更能审时度势。

再急,也要保持长期贪婪

长期的贪婪者自然不会在某一光环下停留太久。从投资银行董事到创业者,再到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,三种角色转变,从成功到更大的成功,甚至让人感觉不到惊喜或惊讶,因为,这就是沈南鹏。

在三种角色中,人们更多记住的是,创业者沈南鹏和投资人沈南鹏的成功。比如,2003年和2006年,三年内将两家企业携程、如家送到纳斯达克上市,摇身一变成“大富翁”;带领红杉投资了300多个项目,包括阿里、京东、360、滴滴、大疆、美团点评、今日头条、唯品会等。但对沈南鹏来说,从投资银行董事到创业者,才是风险系数最高的一次转型,放弃年薪不止百万的稳定工作,沈南鹏说,这承担了99%的风险。

说到创业者沈南鹏,总少不了携程四君子,尽管也有不和传闻,但那次带点冲动的决定,足以成为各自人生路上的重要节点。

“那时在上海,一顿非常普通的午餐,我和建章、季崎3个人聊天。当时正是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时候,我们自然就谈到了能否在互联网上做些文章。大家谈到了新浪、网易、搜狐,想着还有什么产业能和互联网结合出火花,建章首先提出了改造传统旅游产业的想法,就这样,携程网随后诞生了。”沈南鹏后来描述道。

沈南鹏首先是个成功的商人,好在只是脾气急,在投资回报上没那么急,才让他有了做成功投资人的可能。当然,事实上,回报也来得很快,让他一度成为“退出之王”。

在李静印象里,沈南鹏是那个第一次见面,一碗面很快就底朝天,说话速度快到有点“结巴”的陌生人;也是那个做梦都会梦到,每天追着自己要业绩报表的投资人。“我不知道你会走多远,但我会一直给你鼓劲儿”,这样的沈南鹏和红杉,也曾打动了乡村基的李红,一个天生喜欢餐饮但并不缺钱的人。

马化腾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,沈南鹏是中国风险投资行业最成功的投资人,“我们腾讯过去也投了数百亿美元的投资,基本上每一个项目都会看到沈南鹏的团队已经在一两年前进去了,所以他的眼光非常独到,也非常好”。

在时代浪潮的推动下,沈南鹏顺势而为,幸运的是,还遇到了对的人。在携程四君子之前,沈南鹏作为天使投资人,就遇到了江南春和周忻,这两个比自己还勤奋的创业者。

“短期套利,不是创业者和好投资人应该有的选择,更不是红杉的投资理念。”沈南鹏如是说。在他这个耐心的快枪手带领下,红杉总是冲在最前面。当前,人工智能创业热潮来袭,红杉也正在积极布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企业应用。

总有人想寻找下一个沈南鹏。有人说,离开红杉创立源码资本的曹毅,身上有沈南鹏的影子,擅长押对赛道,提前布局,保持“长期贪婪”。沈南鹏的投资策略可以学习,比如“不会定战略的CEO不投、不懂产品的CEO不投、不会带团队的CEO不投、不会算好账的CEO不投”,但其成功几乎不可复制。

毕竟时代已经变了天。

不是赌徒,同样遭受质疑

有文章写道,欢乐颂里完美男人谭宗明的原型就是沈南鹏,事实上,沈南鹏也并不完美。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沈南鹏,认为投资是一种遗憾的事,他也问过自己,是不是存在一些风险,叫没有冒的风险。

作为“投资教父”,沈南鹏其实是犹豫不决的,这也是他自己最痛恨的。对沈南鹏来说,灵敏的投资嗅觉不是一时头脑发热,而是基于大量信息的分析预测。在风投行业,这种投资方式多少有点保守,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很难投出如谷歌、思科、苹果这种具有颠覆性的项目。

“因为不懂,我很难爱上它”,在对一个行业一知半解的情况下,沈南鹏拒绝入场。据称,在对东方风行的投资中,沈南鹏前后摸索了近一年半。追溯到沈南鹏在携程创业时期,为了规避风险,其只占了40%的股份,后来被不断稀释。

即便是时代宠儿,沈南鹏也不能笃定自己百分之百幸运。2008年的冬天很冷,在北京九华山庄,红杉中国召开的企业CEO年会上,面对被投企业的焦虑,沈南鹏除了说些鼓励的话,也说不清接下来的商机在何处。或许是受了“传染”,红杉中国在2009年第一季度小心谨慎,只投了四五个项目。“在后来接受采访时,沈南鹏谈道,“我们当时有一点缩手缩脚了,有一些投资如果当时上手,机会非常好,但我们没有做。”因为这种犹豫不决,他错过了投资京东的最佳时机。

沈南鹏的犹豫不决,注定让他成不了赌徒,但作为投资明星,同样会面对各种质疑。

与创业者相比,投资者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获得丰厚的回报,常常被冠以投机者、做局者。对于向来“押注赛道而不是选手”的红杉来说,沈南鹏和他的团队也会面对“无边界竞争”的质疑。尽管沈南鹏曾表示,“当我们投一家公司时,在同样方面,我们不会再去投第二家公司,我们希望跟一个行业中最好的公司在一起”。但事实上,在美团和大众点评、聚美优品和乐蜂背后都有红杉的这只“资本的手”。

最初尚且明朗的楚河汉界不久后变得你中有我,都怪互联网世界变化太快,这勉强算一种解释吧。但资本背后的秘密与心思,只有局中人清楚。

2008年,沈南鹏的发型变了。周润发式油亮的大背头,变成了利落的短发。在周鸿祎眼里,像“海洋里的鲨鱼和陆地上杜宾犬”的沈南鹏,依然说话快、脾气急、做起事来像踩了风火轮。

在北京最繁华的地段,华贸写字楼36层,这个在某篇报道里和葛优有几分神似的男人,望着楼下密不透气的共享单车,新的想法不断冒出。

上一篇: ChinaJoy演COSPLAY嘉年华 中国风古装帅哥美女养眼

下一篇: 红米Note 7 Pro发布:搭载骁龙675 国行版有惊喜